姜伯静:乐视产业股权将被拍卖对乐视网意味着什么?


[财经头条网导读] 就在数天前还风光无限的乐视网,在复牌后又一次被打回原形。

姜伯静:乐视产业股权将被拍卖对乐视网意味着什么?

就在数天前还风光无限的乐视网,在复牌后又一次被打回原形。

一大批试图抄底的人,看上去距离韭菜越来越近,似乎只有待割的命运。

而随着乐视产业股权被拍卖,乐视网的颓势将更加严重。

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的信息显示,9月21日,乐视产业股权多个股权将被拍卖,拍卖对象包括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等部分股权。

我们在乐视网公告中多次见到的“司法拍卖程序”,终于要成为现实。

下面,我们看这几方面。

第一, 乐视产业股权进行司法拍卖,不管结果如何,最大的收益者都会是孙宏斌和他的融创。

毫无疑问,如果此次拍卖成功的话,那么,最大的受益者会是融创。

为何会这样说呢?我们看一下此次拍卖的股权是什么。

从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我们可以了解到,此次拍卖的对象有三个,分别是: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中31245271.2元出资额的股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26 183 537元出资额的股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21.8122%的股权。

其中,有两个拍卖对象是乐视控股持有的股权。

而我们知道,新乐视智家(现在已经改名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现在已经改名乐创文娱)的实际控制者已经是融创。之前,融创在两家公司中最大的阻碍就是乐视控股的势力。这一次,如果乐视控股的股权被买走,不管买主是融创还是其他别的买主,都是融创的胜利。

如果“流拍”了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拍卖时无人竞买或者竞买人的最高应价低于保留价,到场的申请执行人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申请或者同意以该次拍卖所定的保留价接受拍卖财产的,应当将该财产交其抵债。”

根据报道,乐视影业股权的申请执行人是融创,即便是“流拍”,融创也不见得会吃亏。

更何况,从数据上看,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的估值已经大大的缩水。如果融创接手的话,那与之前的价格相比,无异于捡了一个大便宜。

第二,乐视网已经成为“老赖”。

在贾跃亭成为“老赖”之后,乐视网也步其后尘。

乐视网《关于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显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经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示信息,获悉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而成为“老赖”的原因,则是:“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向原告支付软件开发服务费本金1,370,043.5元及违约金2,000,000元(本案仲裁费53,052.28元由被执行人承担)。”

也就是说,现在的乐视网,比以往更加迫切的需要资金汇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乐视网法定代表人刘淑青可能会陷入无法出行的窘境。

贾跃亭在国外,不受这个限制,刘淑青在国内履行职责可能要犯愁了。

第三,此次拍卖结束以后,乐视网只能寄希望于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份何时司法拍卖了。

目前的乐视网,就是两个字:“缺钱!”

贾跃亭欠乐视网的债务,何时偿还还是遥遥无期。而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债务处理,还是基本与现金无关。按照9月13日乐视网《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的说法是:“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偿债计划进展以《关于与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解决进展的公告》披露为准。除公司已披露信息外,并未与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达成任何偿债计划。目前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已形成的债务问题处理计划,并未通过现金方式偿还,基本以债权转让、资产处置等方式来抵消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现有债务。”

其实,乐视网应该会“眼馋”这次拍卖。

因为贾跃亭不肯离开大股东位置的缘故,融创不再为乐视网“输血”。而如果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网股份也被拍卖的话,那乐视网就有可能会“活过来”。

根据2017年7月27日乐视网《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27日,贾跃亭先生新增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轮候冻结股份数量3,584,933,254股,轮候期限为36个月,占公司总股本179.72%;乐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新增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轮候冻结股份数量66,705,780股,轮候期限为36个月,占公司总股本3.34%。”

看看公告中的那些个数字,贾跃亭的股份已经被申请司法冻结多次。债主排着队来提起诉讼,到时估计想要拍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未来,融创会不会放弃乐视网,得看贾跃亭的“进退”。而通过以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出,随着乐视产业股权拍卖,乐视网的颓势将更加严重。因为,目前没有一条路是属于乐视网的。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

分享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