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银河 :工业富联破发背后隐忧


[财经头条网导读] 为了获取更高的产品附加值,公司通过上市募资来尝试转型,一方面提高公司的运转效率,另一方面尝试发展自有品牌。从公司目前经营业绩来看,转型之路非常艰辛并且充满不确定性,是否能够脱离产业链最低端打工仔的地位,实现真正宣称的工业互联网的高端产业,还需拭目以待。

3.png

今年苹果新品有一款史上最贵iPhone,价格高达12000元之多,并且销量也不错。在苹果公司CEO 库克偷着乐的时候,苹果的代工厂—富士康也在悄悄地数钱。不过,资本市场却不大买账,富士康在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的股价在上市冲高后一路走低,跌破发行价13.77元。从大热到大冷,市场为何对顶着独角兽光环的工业富联态度发生如此大转变呢?

挥之不去的代工厂记忆

经过包装,富士康华丽变身为“工业富联”,于2018年6月8日登陆A股,成为“独角兽”。8月14日,公司发布半年报,独角兽恢复了原形,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589.9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2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4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4%。

这样低效的增长率,对于一家自称“工业互联网”概念的上市公司来说,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低到尘埃的毛利率也恰恰说明了这家公司本质上还是那个代工厂,尽管154页的半年报只字未提代工业务,甚至都没有提苹果,只是闪烁其词的说:某美国知名品牌手机高精密金属机构件(不过在招股书里还是说了实话的,把代工的厂家罗列出来:Amazon、 Apple、 ARRIS、 Cisco、 Dell、HPE、华为、联想、 NetApp、 Nokia、 nVidia 等)。

工业富联上市为了毛利率

沿着时光机回到工业富联提交招股书的时刻,研究下工业富联为什么上市。工业富联的招股书,通篇只看到两个字:毛利率。

公司的毛利率近年来维持在10%左右,在上市公司中属于非常低的。这样的盈利能力,很难支撑一个如此大体量的公司长期运行,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俗话说,越缺什么越显摆什么。这句话用在富士康身上非常贴切。包装后的工业富联宣称公司是工业互联网企业,是综合方案提供商,而非简单的代工厂,提供的是工业互联网的新生态模式。一提到生态模式,很容让人易想到乐视网和保千里。

对于募资的目的,公司提出了八大方面: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 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

这些高科技名词的面纱背后其实只有一件事,用工业机器人替代人工,提高公司代工的效率,本质上还是代工厂。结合近年来关于富士康的负面新闻,对公司上市的目的也就比较清楚了。使用过多的工人拉低了公司的毛利率,严重影响了竞争力,上市融资后,通过大量的工业机器人替代人工,从而实现高毛利。

据公司2017年年报,资产负债率高达81.03%,和供给侧改革前的钢铁企业有的一拼。资产负债项目构成非常不合理,部分风险相对较大的项目增幅过快。应收账款、应付账款等指标都增幅较快,公司的偿债能力相对比较吃力。

无论是在深圳还是在郑州,富士康一方面依托优惠政策获得土地、贷款;另一方面给当地带来税收和就业。公司上市时60家子公司中不乏刚刚成立的零资产公司,如济源鸿富锦、武汉裕展、鹤壁裕展、德州富鸿等,大多是“招商引资”送地送厂房形成的。工业富联上市成功后给这些空壳公司注入资金,后期公司经营后还享受当地的税收优惠,虽然富士康有空手套白狼之嫌,但这是一个互惠的过程。

上半年业绩增长乏力 净利润陷入停滞

在公司公布半年报的时候,报表中体现的只有上市后不到一个月的数据,但是这与2017年底相比,也已经有了不少变化。最为明显的是资产负债率,由于募资到账,资产负债表迅速得到优化,从年初的81.3%降到67%。

货币资金和存货增长比较明显,货币资金较上年末增加了420亿,其中主要是因为IPO募资267亿和短期借款新增了142亿。为什么会在银行存款余额较高的情况下,还要去巨额贷款呢?这里藏着富士康的小秘密,虽然短期借款金额非常高,但我们发现公司的财务费用并不高,其中利息收入竟然大于利息支出。原来公司能够享受到各种利率优惠,人民币短期借款的利率区间为3.92%至5.66%,非人民币短期借款的利率区间为0.45%至3.17%。在余额宝收益不错的时候都比这贷款利率高,多少A股上市公司看到这样低的利率会痛哭流涕。

半年报中存货的增加与为苹果备货有关,众所周知,苹果今年9月份发布新机,所以在工业富联2018年的半年报中出现有史以来最大金额的存货,也说明苹果为了这次发布会做足了准备。

与资产负债表变动较少相比,利润表的变化就非常大。首先,毛利率和净利率明显下滑,一方面,在代工业务对大客户过度依赖的情况下,毛利会被逐渐蚕食;另一方面是富士康自营业务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其次,是由于人民币汇率变动较大,2018年上半年,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降低了公司2.84亿的利润;最后,上半年处置非流动资产获得了1.2亿的收益,这也是往年未发生过的。

整体来看,2018年上半年业绩增长乏力,净利润几乎没有增长,陷入停滞状态。其实这并非工业富联独有的现象,由于今年上半年手机行情不佳,A股中从事手机行业的企业基本都陷入业绩困境。

富士康的自有品牌之梦诺基亚

为了摆脱对大客户的依赖,对品类的依赖,尤其是在被大客户压榨过多利润后,富士康开始多元化转型,尝试走自有品牌路线。

2016年底,当年的手机王者,诺基亚宣布回归。带着满满的情怀,依托一家叫做HMD的初创公司,诺基亚凤凰涅槃。据称HMD是由原诺基亚员工成立的,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诺基亚这个品牌渐渐重新为人熟知。根据CounterPoint所提供的报告数据,2018年Q2季度,相比起去年同期,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总体呈现小幅度下滑的趋势,在出货量排名前十的名单里,HMD出现在第九名。而HMD,正是诺基亚的品牌持有者。

HMD全球董事长叫做Sam Chin,他的中文名是陈伟良,是富士康旗下富智康公司的原董事长,因此,HMD其实是一家具有富士康背景的公司。所以诺基亚的产品都会第一时间在中国市场销售,并且能与国内最大的电商网站进行战略合作。

如今的诺基亚品牌,从设计到生产都是来自富士康,富士康的自有品牌之梦一步步成为现实。诺基亚并不是富士康的第一次自有品牌的尝试,富智康公司也曾经生产过手机,品牌叫做富可视。可惜这个品牌并没有多少知名度,于是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将诺基亚品牌收入旗下,通过自己设计、生产,来实现更高的毛利。除了手机,在电视方面,公司收购了夏普相关业务,试图在电视领域做出一番成绩。

经过多年的积累,富士康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但是逐渐面临发展的瓶颈—负担过重、毛利过低,被大客户压榨了大多数的利润。为了获取更高的产品附加值,公司通过上市募资来尝试转型,一方面提高公司的运转效率,另一方面尝试发展自有品牌。从公司目前经营业绩来看,转型之路非常艰辛并且充满不确定性,是否能够脱离产业链最低端打工仔的地位,实现真正宣称的工业互联网的高端产业,还需拭目以待。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

分享到
  • 0